当前位置:首页 >> 动力

月色微凉

2020-01-22 08:58:43  汨罗汽车网

月色微凉,疏星闪耀,夜风轻声呜咽,不远处塞纳河水流声叮咚作响。这是塞纳河畔一个有着宁静美好夜晚的小村。我漫无目的地流浪了七个月,最终停在了这里。   七个月前,在内蒙古大草原上,我告别疲倦的陆柏森开始行走在距离大自然最近的山林小村间,感受山川草木的蓬勃气息,鸟语花香的美丽,小河流水的惬意,夕阳西下的意境   希望能借大自然最纯净的力量,洗涤心灵,治愈心底的伤痛。
  陆柏森,原谅我最后一次对你食言!   我保证,只要那一天我心有所感时,就会回到你身边,履行我给你的承诺。   大一那年,在图书馆看到帅气温和的陆柏森,一时恶作剧心起,抢了他伸手要拿的《楚辞》。他转头,皱着眉不悦地看着我。   我笑嘻嘻地朝他扬了扬书,可惜地说,最后一本了哦。   陆柏森眉头舒展,顾做委屈状,点点头说,是啊,我明天要交论文,可现在还没开始写呢!正需要这本书查资料呢!美女能不能把书让给我,必有重谢哦!说完还调皮地朝我眨了眨眼睛。   我把书还给他了。一是见好就要收,本来就是逗他的,何况人家都说让书就重谢了。二是,这男生人不错。   他边写论文边和我聊,我才知道,这人原来是大一语文系大名鼎鼎的陆柏森。今年唯一个免试进来的。   两个小时后,他放下笔抬起头,露出灿烂的笑容说,搞定了。带我去吃一家有名的小吃店的特色菜,就当是谢我慷慨让书了。   才子果然名不虚传,那篇论文我昨天花了大半天才写好,而他只用了两个小时。   那天我跟陆柏森东拉西扯聊了很多,最大的收获就是跟陆柏森铁了。那以后就常和陆柏森在一起。无聊的找陆柏森,他绝对有办法让我放松。有麻烦找陆柏森,他绝对二话不说帮我解决。我的公寓,因为陆柏森常常光顾,而不再像前两个月来那么零乱。冰箱里的方便面被换成了健康的速食食品。   我说,陆柏森,你就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天使。我会永远把你当我最好的哥们的。   因为当他是哥们,所以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好。想过太多。更没有注意到,陆柏森听到我说当他是哥们时,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。 陆柏森有时会带我去爬山,有时会带我去看电影,或者品尝各种各样的小吃。总之,有了陆柏森的日子,过得很惬意。   有次在看《暮光之城》时,他问我喜欢样的男生?   我顺口答,就像爱德华那样帅的。   他低笑,说,好像我比他更帅一点呢!   我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,外加两个字,自恋。   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,陆柏森对我是不一样的。直到我喜欢上林泉。   遇见林泉的那天,我在和陆柏森进行自行车比赛。陆柏森一直不远不尽地把我吊在他后面,终于在一个弯道上,我抓住机会加速超过了他。我回头打算对他得瑟一下,却看见微笑着的陆柏森忽然变了脸色,焦急地喊了声小心。我急忙转头,看见前面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面对面站着,我的车子正极速向他们冲去,刹车已经来不及了。我尖叫了一声,让开,便闭上了眼睛,只希望那两人能躲开吧!   然后,我就听到了一声女生的尖叫。暗道完了,这回要做抛物线运动了!接着就觉得身体悬空,被人拉进了怀里。   哐啷!自行车倒地了。   我抬头打量抱着我的男生,男生微扬着嘴角,第一感觉就是帅!和陆柏森一样都很帅,不同的是陆柏森笑起来阳光温和,而这人嘴角淡淡的笑容带着玩世不恭,感觉酷酷的。   没事吧?   没有。我赶紧起身离开,在陌生人怀里发花痴好像有点不好。   暮颜。刚追上来的陆柏森着急地叫我。   我转身,猛的被陆柏森拉进了怀里。靠着他的身体,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在微微颤抖。   我很少跟别人拥抱过,不习惯被人抱这么紧。况且还有人看着呢。我轻轻推开陆柏森。   说,我没事。   被我推开,陆柏森低头说,对不起!   对不起什么啊!又不是你的错,是我要跟你比的。我故意打哈哈,误会他对不起的地方。我知道他可能是被吓到了太担心我而已,我可不希望因为这种情况下的一个拥抱而让两个人觉得尴尬。   我转身跟那两人道歉,对上那男生的眼神,我不由得闪开了目光。那眼眸深邃,配上酷酷的笑容,真的很慑人。说陆柏森阳光温和的笑容让人迷恋,那这男生就能让人迷失。   没事。男生说。那女生只是含泪望着那男生,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和陆柏森。看那女生的表情,就知道她很喜欢男生。我的心里忽然有点不舒服。   你叫暮颜是吧?我叫林泉,很高兴认识你!   我说我也是,伸手握了握他伸出的手。 以后骑车小心点,下次可不一定会遇上我阻止你做抛物线运动哦!他声音带笑的取笑我。   呃,我会小心的。我尴尬的点点头。推起陆柏森帮我扶起的自行车,道了声再见,然后离开。   身后传来林泉冰冷的喝斥声,只说了一个字就让那女生痛哭出了声。他说,滚。那一刻我心里竟有点高兴,因为他不喜欢她。   只是,我没想到,后来有一天角色会发生对换,是我在哭,而她应该在笑。   在校园里,和林泉经常会不期而遇,他带着招牌式玩世不恭的笑,说,嗨!我就忽然变得矜持,不像在陆柏森面前的张扬。   林泉的身影也常会出现在我脑海里,他的脸,他的笑挥之不去。我在陆柏森跟前念叨,我好像喜欢上林泉了。陆柏森沉默了好久,才说,他只要能给你就好。他依然笑着,只是笑容和声音有点落寞,我听出来了,却因为把心都落在林泉身上而自动忽略了。   后来,他寝室的哥们跟我说,陆柏森那晚在酒吧喝得烂醉,失魂落魄地念叨着,她喜欢的人不是我。而他在我面前始终都是笑容温暖的样子。 林泉约我一起玩过几次后,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,我开心地点点头。那一刻感觉,你喜欢的人也一样喜欢你就是最大的幸福。 和林泉在一起后,才发现他并没有我想象那么好。他自我保护意识太强,不会信任任何人,包括我。他说,是因为小时候被最亲的人伤害过,所以变得很难再相信别人。他说,他会慢慢接受我,只要给他时间。于是,我一直陪在他身边,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脸色,逗他开心。哪怕他一次又一次误伤了我,我也只是心疼他,安慰他。只要他一句软话,我就什么都不再计较。   第三次,我走到他身后,悄悄去捂他的眼睛,手刚伸到他耳侧,他猛的转身,一拳打在了我肩膀上,跌坐在地,痛的我眼泪立刻流了下来。他看见是我,急忙扶我起来,心疼的道歉,我摇摇头,强忍住眼泪,说没事。   前两次,也是这情况。我以为,第一次第二次他可能想不到是我,第三次,他肯定会猜到,可是,我想错了。我只是想用最简单的方法,让他走出小时候的阴影,让我走进他心里,成为他可以信任的人,所以不顾被伤一次一次的尝试。可是,每次都是同样的结果,我觉得在他面前真的好无力。   第四次我这样做的时候,他生气了。他冷着脸说,不要再想着改变他,要是不喜欢那样的他,尽管离开就是。 我被他吓到了,我知道这么长时间来,我从未走进他心里,我怕他厌烦我而离开我。怕他不要我,我不知道,没有他我要怎么办?我早已认定了他是我的一切,我的情绪随着他转动,他说,喜欢我笑得很开心的样子,我就给他笑,哪怕有时候不开心,也会强颜欢笑。还要小心伪装,怕他看穿。我对他早已放不开了,不是吗?   我拥住他的背,一遍一遍的说,我喜欢他,不管他是什么样子。一遍一遍的承诺,会永远陪在他身边,永远不会离开。好久之后,他才转身看着仍然流泪不止的我,没有抬手为我擦眼泪。我努力忍住眼泪,抬头看他。他笑了,他说,他喜欢看我为他哭的样子,那能证明,我很在乎他。   我破涕为笑,因为他不生气了,肯说话了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,变得这么没志气,因为他的一句话哭了又笑。因为他的一句话害怕无助或者破涕为笑。   自从跟林泉在一起,陆柏森就没再找过我,周末也不约我。而我,除了林泉,似乎什么都忘了。好不容易,在校园碰见,他依然温和的笑着和我打招呼。我见到他,兴奋地缠着他,跟他讲我和林泉的事,基本上全是我在倒苦水。他听完,心疼地看着我,认真的说,离开他,他不能给你幸福。我摇摇头也很认真地回答他,他没有信任的人,我不能离开他,不然,他会很孤单。 陆柏森听完,忽然站起来抓住我的手说,他不爱我,跟他在一起我只会被伤害。   我仍然摇头。想要抽回我的手,却被他猛一用力拉进了怀里。   他声音轻柔的说,我喜欢你,一直都喜欢你。离开他,我不允许他再伤害你。我会给你幸福的,永远不会让你受伤害。   我诧异的推开他。我忽然明白,为什么他那次抱着我会发抖。   我说,柏森,是哥们,而且我希望永远都是。   陆柏森又走了,我看到他长长的睫毛上好像沾着泪珠。   我只能叹气,希望他早点想开,不要因为我伤心。   林泉对我,在别人面前真的很好,总是温柔体贴的样子。所有人都觉得我好像被林泉捧在手心里,是女孩眼中最幸福的人。说实话,我贪恋林泉给的温柔。那温柔就像罂粟,一旦沾染就再也忘不掉,只期待更多,想要更多。所以,我一直在努力,努力走进他心里。做所有我能想到的让他开心的事。在他面前,真的低到了尘埃里。没有任何不满,只要他一个笑容,便觉得一切都值得。   又好久没见陆柏森了,发给他的短信,他一个字也没回。我想到也许陆柏森会因此而永远不理我,就觉得心里不舒服,也仅仅是觉得不舒服而已。我的心里满满的全是林泉,早已经觉得就算失去了全也无所谓,只要他在我身边。我想,如果陆柏森要真的不想理我,就随他吧。 一天,陆柏森同寝室的哥们送来一个信封,说是,陆柏森要他转交给我的。我问他,陆柏森怎么样,他眼神复杂地看了眼我,说,没事,就是常往酒吧跑。我忽然觉得对不起他,去酒吧,难道是为了用酒精麻醉自己?   我拆开信封,里面是两张照片,一男一女在接吻。恰好都是我见过的,男生是林泉,女生就是林泉拒绝的那个。我当即觉得鼻子发酸,眼眶发涩。   当我把照片拿到林泉面前,我尽量忍住眼泪,向他要一个解释。   林泉皱眉,说,那是认识我以前的事,他拒绝那女孩以后就再没见过。捏了捏我的脸说,他现在只爱我一个,怎么可能吻别人。 听到他的解释,我已经相信他了。虽然照片上的日期是三天前。   我故意嘟着嘴指指日期。 林泉忽然收起笑容,问我照片谁给的,是不是有人故意挑拨离间。毕竟,合成一张相片太容易了。 我忽然想到了陆柏森,他说过要我离开林泉的。   我说是,陆柏森给的。林泉的脸色当即冷了。我知道,他生气了。   我拿出电话拨通陆柏森的号,我说,陆柏森,我讨厌你!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让我误会他。我们以后再也不是朋友了。   说完,我就挂了电话,心里空落落的。直觉告诉我,我错怪陆柏森了。可是,我更不愿相信是林泉在骗我。   我看向林泉,他微笑着把我搂进怀里。我闷声说,永远不要离开我。林泉轻轻拍我的背,说不会,我才稍稍安心。 这一次,陆柏森真的不会再理我了吧!   本来除了陆柏森就没有什么算得上朋友的人了,在我把所有注意力放在林泉身上后,也都不理我了。现在陆柏森被我赶了,如果再失去林泉,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。可是,我发现,我还没有走进林泉心里。 忽然觉得有些累了,为他努力了那么久,他却还是原来的样子,而我,好像成了最孤单的那个。   一个时候,总是会觉得失落,看见林泉习惯性的以笑脸相迎,却没有以前笑得自然。林泉问我怎么了。我说没事。在他的世界里我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承受所有悲伤。再说,我又能怎么跟他说。   林泉第三次问我怎么了的时候,我还是说没事。林泉就忽然冷了脸,冷冷的说,你若舍不得他,尽管离开!不要在我面前摆出一副虚假的笑脸。 我慌了,拉着他的手,连连道歉,一再重复,我心里只有他。   林泉不耐烦的甩开我,冷哼一声,转头走了。没有理会摔倒在地上磕破了头的我。   我一个人蜷缩在地上,哭得累了,就安慰自己说,他只是生气了,只要气消了就好了。他说过的,不会离开我。   夜深了,林泉的电话还是打不通。我睡不着,起身去公园里的人工湖边。以前不开心的时候,陆柏森常陪我去那。坐在草地上,看看星空,吹吹夜风,就会好受很多。 来到湖边,远远地看见一个人影坐在我和陆柏森常坐的地方。近了,才看清,是陆柏森。我转身往回走,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。   暮颜?陆柏森忽然轻轻叫了一声。   我继续走,希望他当作认错人了吧!他却忽然追上来挡在了我面前。我低着头,他看到了我额头上的伤口,抓住我肩膀,紧张地问怎么了。我猛然扑进他怀里,不顾一切地哭了出来。真的好难受! 陆柏森轻轻搂着我,任我哭。低低地说了声傻瓜,口气里满含疼惜。 我说,陆柏森,对不起!   对不起,我伤害了你,你还愿意在我最难过的时候给我依靠。   陆柏森刮了下我的鼻子,说,小花猫,你忘了,我说过,赋予你伤害我的权利,永不过期的吗?   我觉得鼻子更酸了,我没忘,只是一直以为那是句玩。   那一晚,我忍不住的一直哭。陆柏森一直在讲笑话,讲他小时候的糗事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,醒来时陆柏森还搂着我。 我刚醒,陆柏森也醒了。我说我要走了,他说他送我,我说不用。走了几步,我回头说,谢谢!他说,他会一直在我身后,只要我回头就可以看到。 我继续走,在心里说,陆柏森,对不起!我真的给不了你什么。   我得去找林泉,我得等他原谅。   这个时候,他应该在早餐店。我去的时候,他果然在那,只是他怀里还有个女生,不是别人,就是那个照片上和他接吻的女生。他在喂她吃蛋糕。   泉?我试探着叫了一声。   那女生抬头看我,然后委屈地望着林泉。   林泉抬脸,皱眉,冷冷地说,什么事?   我张了张嘴,只流下了两行冰冷的泪   没事就滚远点!       我转身,大脑好像停止了运转,又好像彻底坏了,乱做一团,搞不清是什么状况?他不是说他只爱我的吗?不是说永远不离开的吗?我那么爱他,为他做了那么多,难道他一点不在乎?脑海中那么多林泉的脸,忽然变得狰狞,好像是在嘲讽我太天真。   嘀 啊   一声刺耳的车笛声和一声女高音尖叫声同时响起。 我转头看着朝我撞来的大卡车,忘了躲开也忘了害怕。呆呆地想,被撞了会不会好受些,心就不会痛?   忽然,我被一股力道推着冲出了马路,随后倒在了地上。我感觉卡车在离我脚不远处开过。转头,我看见陆柏森担忧的脸。有那么一瞬间,我希望此时抱着我的人是林泉。   陆柏森小心地扶起我,检查我是否受伤。我看见林泉黑着脸过来,然后说,要死死远点,不要连累我!   那一刻,我清醒了,我清楚的听见轰隆一声,我的世界彻底倒塌了。还有一声好像玻璃杯落地的声音,是我的心,也碎了   面对林泉,我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   陆柏森狠狠给了林泉一拳,然后抱着我回到了我的公寓。   躺在床上,张着眼看天花板,那里,林泉的照片,看起来笑得好嘲讽。而我,觉得那笑容是那么好看。   我不知道我的眼泪是怎么停的,闭上眼就做噩梦,睁开就望着天花板,天花板上的照片早被陆柏森取下来了。望着望着就觉得左边心口开始疼痛,泪水就无声的流了下来。   大概有一周了吧,我都这样。陆柏森一直陪在我身边,看着他深陷的眼眶和大大的黑眼圈,我想向他笑笑却扯不动嘴角。   陆柏森带着哀求的口吻,轻轻在我耳边说,忘了他,为他心疼,不值!   我闭上眼睛,眼泪又流了下来。我也觉得不值,我也想忘。如果可以重来,我宁愿不要爱上林泉,那样,对陆柏森,对我,是不会都会好一些?   可是,我爱了,深深的爱了,又怎能说忘就忘?心上那道伤口,已经留下,又怎能是我想除去就能愈合的?我问陆柏森,如果我当初爱上的人是你,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?   陆柏森沉默了一会才点点头说,他舍不得让我受伤害,哪怕是一丁点儿的不开心,都舍不得。   我问,他还爱我吗?他毫不犹豫的回答,永远爱。   我的眼泪忍不住又留了下来。陆柏森立刻抬手轻轻抹去,认真地说,傻瓜,不要再掉眼泪了,我心疼。   这就是陆柏森与林泉的差别吧   !也就是爱与不爱的差别吧。   我笑了,近半个月来的第一次笑。可是左边心口还是在隐隐作痛。   我说,陆柏森,带我出去走走吧!   出了门,阳光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暖,来往的人脸上的表情也和以前一样。街边的合欢了,和往年一样的美丽,味道也一样。一切都没变,只是看着这一切,我没有了往日的欢乐笑声。因为,我的心上多了一道无形的伤口。   一周后,刚好和林泉分手二十天,我办理了休学手续。简单收拾了个背囊去了内蒙古。我想去看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和湛蓝的,还有高翔的雄鹰和洁白的羊群。   站在大草原上,我给陆柏 森发短信说,我要去旅行了,从美丽的大草原开始。第二天黄昏,我在晚霞里张开双臂,拥抱落日。一双手臂轻轻环住了我的腰,不用回头,我知道肯定是陆柏森。我知道他一定会追来。   我转身,埋首在他怀里,我说,陆柏森,放不下的不是他,也不是爱,而是伤害。他给的伤害阻止了我去爱的勇气,每次想到他,就会牵扯心里的痛。所以,我想去旅行,出去转转。陆柏森,你要等我,等我回来,我就用剩下的所有时间来爱你。 陆柏森问,他可不可以陪我去。我摇头。他要求,要我每周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。我说好。   第二天,陆柏森目送我离开。我知道他很难过,他难过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一个人离开。   今天是我离开的七个月零七天,我拍了一张塞纳河畔的初阳,寄给了给陆柏森。   我在上面写: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陆柏森:人都是要长大的,而成长是一个人的事。不管多伤多痛,我已经都能承受。
 防止静脉血栓药物
南通治疗男科费用
宝宝吃什么治积食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