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资讯

黑暗血时代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矛飞甲

2020-01-20 22:58:15  汨罗汽车网

黑暗血时代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矛飞甲

“怎么是个哑巴?大营中,褐色面具人低声抱怨道:这年头,真他妈的谁都不靠谱!”

前来挑选人手的深黄色面具人,在观摩包括楚云升在内的十个新面具人的表现后,竟没一个面具人肯要楚云升。

这回倒不是因为他是个“哑巴”,而是楚云升的面具上土元气能量一入〖体〗内,便消失于无垠,举起盾牌没有土元气的防护力,端起长矛没有土元气的厚重的打击力。

他连盾牌和长矛上的土元气能量都控制不住地吸收了。

没人会要一个战斗力不强的陌生人作为部下,其他九人很快被分配干净”最终只剩下楚云升孤零零地站在场地上,谁也不肯要。

“老孙,哑巴归你们队了!”褐色面具人想了半天,直接强行指派道。

被点到名的深黄色面具人”是个轻微破脚的男人,不知道是先天的,还是在厮杀中遗留的,总之他现在正苦着脸。

土雕面具的神奇之处便是在这里,它既不呆板,也不固不可变,随时会随着人脸的表情变化而变化,如果眼神再好一点,甚至能从面具上看出背后人脸的摸样。

褐色面具人摆了摆手,道:“就这样定了,你们是治安队,凑乎着用吧。”

老孙见他语气不容商量,推却不掉,转了转眼珠,道:“督队”人手增加了,您也给我们拨点物资吧,兄弟们手上的武器盾牌,有的已经很多天没有能源更换了。”

褐色面具人立即连连摇头”道:“没有”没有!这破事别找老子,找后勤去,再说你们暂且也不用上战场,将就将就!”

说完,他竟然急匆匆地逃也似地离开,因为其他深黄色面具人也用同样的目光看着他。

土元气能源严重不足!

楚云升暗付,看似十分强大的西璧植物林,实际上的形势大概也已经到了内忧外患的严重地步。

老孙讪讪地摸了摸面具鼻子,打量了楚云升几眼,叹气道:“哑巴,你来得不是时候啊,咱西璧风光的时候”你是没赶上……,跟我走吧。”

楚云升利用“职务之便”一直努力寻找离开这里的途径,甚至已经绘制了一张地形图”但他必须找到一个出林的门路,以他现在的能力,无法强行闯出植物林。

他的任务也很简单,每天和老孙的十五名手下,轮流排班在这片“丛林城市”中进行治安巡逻。

说穿了,就是阳光时代的治安巡警一类的活,不过好歹也算是西壁的“公务员”有免费的住处”有固定的食物补给,到月还有已经通货膨胀到已经不像话的土币薪水。

但不管是正规交易的市场”还是这里居民的黑市”没人喜欢这种没谱的货币,最坚挺地“货币”,依旧是“无坚不摧”的食物!

货币制度的崩溃,并非源于西璧高层滥制发行和不能挂钩相等值的食物基础,而是源于东璧的大量假币的流入。

这种据说只有壁主才能制造的土币,是导致东西两大璧主矛盾的导火索之一。

楚云升对这种临时金融类措施丝毫没有信任感,早在金陵城的时候”他就见识过,他始终相信的只有食物交易。

哑巴也不是一点优势也没有,无法说话的境遇,让他很快就被老孙的队员融为一伙,他们主业是巡逻”私底下却从事着各种“非法”勾当。

丛林城市的一个阴暗的角落,老孙点了点人数,压低声音道:“老规矩,抽三成的份子!这帮孙子从外面带回来不少好东西,别让他们骗了”谈不拢”就给老子抄了他们!”

“老大,听说这批人有火能人罩着,怕不是那么好对付吧?”一个瘦瘦地,和楚云升一样淡黄色面具人,担忧地提醒道。

“如果不是有火能人罩着”老子他妈地抽他七成!这可是咱们q队的地盘”这帮孙子连个招呼都不打,就在这里做生意,这是踩老子脸,踩你们的脸,不制制他们,以后这片地面上”还有谁服我们?”老子揉了揉鼻子,骂骂咧咧道。

“成,听老大的!哑巴,你跟我们几个守后门。

”瘦个面具人一咬牙,朝楚云升挥了挥道。

楚云升哭笑不得,进入黑暗时代,他和无数个部门合作过,无数种人合作过,有着各种各样的身份,有的甚至他都不记清了,但这种披着合法的外衣,靠收取保护费养家糊口地勾当,还是第一次干!

但他却非干不可,土币制度的名存实亡”单靠那点口粮,根本无法为他换取到大量的土元气能源块,现在只有这东西,才能有希望阻隔体中三物混战。

他现在没办法出植物林,土元气则成了他在这里唯一有兴趣的地方。

小楼的后墙根上,楚云升从瘦个面具人手中接过半截自制的“土烟”他们这是正大光明地包围,也不怕被楼上的发现,老孙已经带着两人上去交涉,他们只是在等待结果。

谈妥,楚云升所在的口队拿走这批黑商队从外面找回来的三成物品:谈不妥,那就公事公办,收缴充公,谁都不落好处。

楚云升很久没有尝到烟味了,虽然嗓子依旧疼痛,但这东西对他的诱惑力更大。

他蹲在墙角,捏着烟屁股”眯着眼睛,腾入一片烟雾之中,透过烟雾,他仿佛看见了姨妈,看见了大虫……

嘟嘟嘟!

一阵急促地哨音,从小楼上刺耳地想起”打碎了楚云升的“幻境”。

“操!这带孙子!瘦个面具人丢了烟屁股,狠狠地骂了一向,一脚插在后门上。

嘭!

门板直接被踹飞。

“兄弟们,抄家伙!哑巴和我上去,你们留在这里,一个都不要放过!”

一伙人气势汹汹地抄着兵器”嚷嚷着涌上了二楼。

“孙队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”散落在地上的鼓鼓囊囊地袋子边”站着一个戴着眼睛的男人”阴冷冷地说道。

老孙呸了一声,道:“这是q队的地面”老子说了算了,被拿火能人吓唬老子,咱们面具人军团从来不怕他们”老三带人上阁楼搜,全部查封!”

瘦个面具人带了两人直冲牢地闯向楼梯”黑商们也不阻止,反而让到一边”这让老孙心中咯噔一下。

楚云升守着二楼至一楼的楼梯。”端着长矛,杵着盾牌,摸样十分滑稽。

这时,瘦个面具人已经爬上楼梯,忽然间他浑身一颤,慌张地后退,跟在他后面的两人也像是见了鬼一样,步步后退。

“老三?”老孙心中一惊”后面的话愣是再也说不出来。

阁楼上缓缓走下一个身穿金甲,头戴金盔面罩的人,看不清人脸”不知男女,但楚云升对那副金甲却是有点熟悉,和他在东璧遇到金甲短发女人如出一辙。

但接着后面跟出三个火能人”身份便昭然若揭了。

老孙瞬间气势全无,结结巴巴道:“误”误,误会”都是误会,我们马上滚,马上!”

瘦个面具人反应迅速,连连鞠躬赔笑”冒着冷汗后退。

金甲人似乎也不理会他们,自顾自地走到中间位置,戴眼镜地黑商似是对她极为恭敬,垂手侧立。

“本不想下来,既然你们q队都来了,也省去我去找你们,听说有个哑巴新人分在你们队里”是谁?”金甲人一出声,一群面具人立即唰唰地将奇怪的目光投向楚云升。

顺着他们的目光,三个火能人中走出一人”靠近了仔细打量了一翻,回首冲着金甲人点了点头。

楚云升本能地握紧了长矛,余光扫了一眼楼梯,他不知道金甲人为何会找他,但他一向警觉谨慎。

唰!

金甲女人忽然射起,掠过瘦个面具人,顺手夺下他的长矛,转而刺向楚云升。

钻!

楚云升全身戒备,反应也极为迅速,举起盾牌挡住她这一刺,并借力向楼梯下荡去。

金甲女人跟着他的身后,一闪而逝。

“老大?”瘦个面具人不解地小声道。

“闭嘴,这回老子惹大麻烦了,情报有误,害死人啊!”老孙又苦着脸道”一群人又跟着火能人冲下楼梯。

楚云升早已学会了如何面对忽如其来,甚至莫名其妙的厮杀,一旦杀起”他的脑海中只有击溃对手,或者顺利逃亡。

如果有元气在身,一招剑式“突刺”,必能逼退,甚至重伤她”但现在”他不得不利用九章图篆的身法,配合自己二元天巅峰的身体机能,与之对抗,试图逃跑。

没丰元气”他连那只弓无法取出来应付一下。

只是一会的功夫,火能人乘着金甲女人和他纠缠的功夫,立即封住了楚云升的退路。

面具人虽然没有参与对楚云升的包围,但他们也不敢帮助楚云升,全都站在一边纠结观战,好歹楚云升也算是他们的人。

楚云升很快就看清了形势”火能人只封他的退路,不参与攻击”虽然他不明白是为什么,但他仍旧面临着生死之境!

金甲女人的攻责丝毫没有只是简单试探的味道,而是招招毙命”只要他稍有疏忽,他毫不怀疑她会立即刺穿自己的咽喉!

逃不掉,就拼死杀!

楚云升一贯如此,先逃,而后死战!

他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修改过的九章图篆身法上,调动全身地力量,最大化他现在唯一地优势一速度!

但楚云升出奇地没有选择攻击金甲女人”而是如狂风暴雨地攻向守着大门的其中一名火能人,在没有元气的情况下,他十分清楚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。

他从来不墨守陈规,一向选择出其不意的打法。他宁愿将后背暴露给金甲女人,拼着受到重创的危险,也要一举击溃挡在他去路上的火能人。

楚云升的速度极快,虽然枪法很烂,但在速度掩盖下,只能看见长矛凌厉的残影!

轰!

三名火能人齐齐使出火能量攻击,一举轰飞楚云升。

那名一直被攻击地火能人,不敢置信地摸了摸了脖子上的血痕,刚刚,只差那么一点点,他竟然就被一个新来的面具人刺穿了脖子!?

这一飞,楚云升将无数次厮杀的经验,将九章图篆的身法,将二元天巅峰的身体,郏然之间,全部运用到了极致的极致!

身边空气地流动、元气地翰旋、身形的阻力,每一处他都精心地利用。

电光火石之间”他以不可思议地动作,凌空调整身姿,一矛穿云!

噗嗤!””铛!

以及周围一声声惊呼……

楚云升的肩头血淋淋地刺穿着一只长矛尖”而另外一边,楚云升的长矛铿锵击飞金甲女人的头盔面罩,寒光毕露地架在她的脖子上!

金甲女人微微皱起眉头,摇头道:“不是他韩晓,给他养伤费。”

邢台治疗男科方法
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
藤黄健骨丸哪个牌子的好
友情链接